腦波系虛擬諧星 正經說幹話 台灣Vtuber創作漫談|灰名KAINA

Photo By 灰名

本次要介紹的創作主角:「灰名」,雖然於網路社群之中得以看見,卻不存在於現實世界之上。這樣的一個人物定位,是以二次元文化為主軸,於網路數位化時代下誕生的新內容創作類型,世人稱之為「Vtuber」。

一個諧星的誕生

喜歡天竺鼠的普通男子,目標成為虛擬世界的諧星。兩句話概括灰名的簡介。如此平凡無奇卻又為何能在社群上締造人氣?即是本篇要探討的主題,有關於Vtuber創作者的道路。

「相比日本與歐美早已流行多年的Vtuber文化,我認為台灣是尚未完全了解,但已逐漸開始提升這領域發展熱度的國家。」六年多前就曾在Twitch開實況的灰名,表示台灣大眾對於「虛擬人物」的印象,仍停留在實況主用來搞笑或逗粉絲玩的套件。

然而實際上,Vtuber圈並非如此。儘管台灣創作者領域仍屬較為冷門的族群,卻相對塑造出黏著度極高的粉絲受眾。圈內約定俗成的觀念,是Vtuber絕對不能具備真人樣貌的人設,而應該歸屬在二次元世界中,好比我們大家所熟悉的日本虛擬偶像「初音」,即是如此。

也因此,當灰名於2020年底正式出道時,所遇到的第一個難題,就是以真人面貌經營社群這檔事。

灰名:「台灣目前接觸這領域的觀眾,將『vtuber只能是虛擬不能有中之人』視為一個強制規則,但事實上中之人與vtuber同時經營,在日本個人勢中是非常常見的模式。就好比小朋友看綜藝節目,只認識吳宗憲,就會認為吳宗憲才是綜藝主持人該有的樣子,其他風格的人都不算是。」

灰名為了終止爭議,遂決定完全捨棄三次元的身分,將社群中的現實照片刪除,專心經營Vtuber的形象,因為他真的很希望把這份事業,做出實質的成績。

投身台灣Vtuber創作契機

Photo By 灰名

「過去不看好台灣Vtuber的發展,那是因為他們只看到國外的知名成功案例,卻忽略台灣Vtuber產業從2020年開始,已經逐步擴展的趨勢。」灰名坦言,台灣Vtuber目前已破千人,雖然相對小眾,但在質量上已經與日本相差無幾,而這也是他決定投入的原因。

在日本,Vtuber分為「個人勢」與「企業勢」,前者為創作者自營自銷,後者為企業培育孵化。台灣目前許多個人勢在短時間內,都能將訂閱數提升到破千人的指標,同時也開始有企業願意投入資源栽培創作者,皆是個好的現象。

2015年時,灰名在Twitch上嘗試以虛擬形象直播,但當時台灣並沒有看虛擬主播的習慣,也不太了解為何要躲在虛擬形象的背後,所以嘗試了幾個月後最終放棄。

「直到絆愛出道後,大家才慢慢認識什麼是vtuber,剛好在2020年,台灣vtuber有起色的時間點,我把握住以虛擬形象跟觀眾互動的機會,除了實現夢想外,也能提供別人歡笑,希望粉絲來我頻道,可以獲得一些解放宣洩現實壓力的機會。」

然而對灰名來說,要在小眾市場打出知名度,仍舊遇到諸多困難點,其中最大的障礙,分別是「性別」與「粉絲年齡斷層」:「Vtuber同樣屬於女生較吃香的產業,男性Vtuber的族群多為年齡層較小的小孩。我希望我能接觸到更多不同領域的群眾,所以開始想些不一樣的企劃。」

結合AGC文化衍生創作

要成為一名好的Vtuber,並非單純開實況聊天打遊戲那麼簡單。灰名嘗試藉由社群衍生更多的作品內容,在頻道上翻唱了被Vtuber圈視為國歌的神曲:KING。

「日本很多Vutuber唱將都有翻唱過這首歌曲,我以前曾當過樂團主唱,也曾在niconico上投稿過其他翻唱歌曲。想說既然喜歡唱歌,就來稍微展現一下這方面的優勢。」

灰名透過歌曲創作,在Vutber領域打下了出道的基礎流量。原定2021年夏天要出另一首單曲,但因為疫情關係暫緩。

除了歌曲之外,灰名也在頻道中嘗試「職人專訪」節目,初衷是希望透過專訪各行各業職人,把個人職涯的心路歷程,分享給觀眾。

「有些小朋友會私訊我訴苦,說自己找不到未來的方向,所以我想透過專訪來賓的方式,讓更觀眾了解社會各行業的職人,是如何在職場中發展出自己的人生道路。」灰名目前製作過兩集專訪,分別訪問音樂製作人,以及台灣知名實況主6tan。

節目播出的內容意外充滿正能量,可惜由於灰名觀眾較少成年人的關係,觀眾互動不及灰名自己聊天或打遊戲時來得熱絡。灰名為此表示會再繼續努力,除了希望接觸更多年齡層的觀眾外,同時也能為既有粉絲帶來吸睛的內容。

粉絲經營交戰守則,人客別隨意做出的NG行為

很多人會對Vtuber這職業充滿好奇,收看時可能也會有各種想問的問題,但請切記,儘管Vtuber身處二次元,依舊也是有血有肉的人。灰名表示有些時候,難免會發生較不懂禮貌的觀眾,會詢問一些NG的留言。

比方說有人會在聊天室詢問Vtuber長什麼樣子,或者白目到汶說是否現實長很醜才要掛上虛擬人物的面具,都是很不應該的行為。灰名看到許多Vtuber怕粉絲流失,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理會類似行為,但對他本人而言,認為理應教育觀眾事情的對錯之分,他曾為此特別開一檔實況,教育自己的粉絲。

「我不希望Vtuber這圈子在台灣還沒起飛,就被小朋友搞垮。」灰名說道。

然而只要懂得禮貌及尊重,灰名對待粉絲的態度都是非常友善,且坦言自己是非常「電波系」的人:「頻率對了就會很投緣聊得來,頻率不對就會覺得互動很怪,我的貼文互動也是一樣,通常都會吸引到同種類型的粉絲。」

希望為觀眾帶來歡樂,是灰名的初衷,除了遊戲與閒聊外,目前正處在一個探索突破的階段,希望未來能夠想出一些搞笑的企劃,或者與他人合作,帶來更多具話題的內容。

從創作者角度,看台灣Vtuber未來商業趨勢

在台灣人的既有認知中,Vtuber與「宅圈」的連結性極強,歸根究柢在於AGC文化長期被定義為宅男喜歡的事務所影響。

然而Vtuber入門門檻實際卻比一般影像創作者要來得高,不單是因為實況技術與虛擬形象的硬件配置,甚至在建立人像設計的成本上,就需要在初期就付上高額的製作開銷。因此也讓Vtuber的成長幅度,不能像Youtuber一樣持續高峰成長。但是灰名仍盼望,Vtuber文化未來能被更多台灣人接納,觀眾與廠商皆是。

「我知道這需要花時間,讓大眾對於Vtuber文化有更深層的認識。但也希望沒接觸或不了解的人,不要單頻既有印象謾罵,讓這塊市場還沒茁壯前就迅速死掉。」灰名期盼對Vutuber不了解的族群,能夠以正面的角度去看待產業。

就經濟層面而言,Vutber收入管道需依賴流量、粉絲斗內以及商案合作。灰名也從台灣粉絲的習性中,看到了以創作為生的契機:「台灣大部分粉絲都喜歡把錢斗內在日本Vtuber身上,尤其是男Vtuber。但我這種台灣男Vutber目前仍處在進步階段,雖然訂閱數在同行中排名高順位,但還是得持續更新內容,希望能觸及到更多的族群。」

而說到廠商合作的部分,有鑑於台灣電玩族群消費能力極高,廠商願意投注行銷預算情景下,實況創作者成為最大的受惠者,Vtuber則被視為潛力的合作對象。灰名對此抱持的期待,希望廠商能了解到,實況主與Vtuber有著不同創意展演方式。

灰名:「虛擬人物的表演形式,可以發揮很多天馬行空的企劃。很多實況主在三次元辦不到的展演形式,可以透過Vtuber的二次元世界去實現,我認為只要廠商有意願,都可以嘗試看看。」

給予Vtuber創作入門的提醒與建議

看了以上Vtuber知識,你是否也對這行業產生了濃厚興趣呢?灰名歸納出幾個重點,給想入門的創作者建議:

《冷知識》

  • Vtuber與實況主的差別,在於實況主是三次元真人,V是二次元虛擬形象的身分演出,創作方式可藉由實況或影片達成。
  • Vtuber在日本、歐美早已盛行,想了解國外熱度,可參考日本兩大企業Holo live、彩虹社,兩家具備完整制度經營的Vtuber公司。(許多Vtuber經營模式也是參考這兩家企業,但不一定適用台灣)。
  • Vtuber是個發揮空間極為自由的創作職業,每個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經營模式。灰名在出道前,也參考過眾多日本、歐美個人勢(沒經紀公司,個人經營)。

《創作建議》

  • 出道前須找到自己能駕馭的人社風格,這點極為重要。不要一開始給予自己太困難的形象設定,導致最後崩掉導致觀眾三關全毀。(舉例灰名出道時,就是採取『養著天竺鼠的台灣人』的平凡人物設定)
  • 以觀眾觀看體驗為優先考量,不要以為砸很多錢在3D人物設計製作上,或以為影像畫面很炫泡就足夠。真正好的觀看體驗,是注重收音、實況連線品質(網路)、電腦規格等最基礎的配備。品質提升了,觀看數自然會跟著上來。
  • 找到自己跟別人的差異化,並以此為發展主線。例如很多人認為灰名適合走偶像路線,但他選擇的道路,是一本正經講幹話的諧星路線。
Total
1
Shares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Previous Article

我該不該辭掉工作,全職投入創作?|方格子Vocus

Next Article

成為網紅第一堂課 入門準備篇|黑貓老師

Related Posts
Total
1
Share